TOP

边关记忆
2019-02-20 09:56:44 来源: 作者:陈密 【 】 浏览:1013次 评论:0

边关记忆

——献给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四十周年

?

惠州新兵

四十年前的今天(217日),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打响。位于广西宁明板烂地区守备12连,奉命以火力袭击越边境公安屯后,于当日撤至边境1公里左右的480高地一带组织防御。222日,在前沿无名高地警戒阵地的八班新战士,首先发现了敌情,在上报连指挥所,并逐级报到了前线指挥所,确认以后,该班在排长韦金田的带领下,迅速做好战斗准备,待越军离阵地只有50-60米时,一起开火,打退了敌人的两次进攻,毙敌8名,我无一伤亡,之后,主动撤回到480高地。是日到25日,越军在炮火准备后,多次向我阵地发起从排到营不同规模的疯狂进攻,连队官兵顽强坚守阵地33夜,直至我军主力赶到,进行全线反击,敌逃回越境内。此战共毙敌70人,俘敌1人,缴获枪支弹药一批,连队韦金田排长等5名官兵壮烈牺牲,以小的代价取得防御战斗的重大胜利。战后,八班荣立一等战功,二连被广州军区授予“480高地英雄连”光荣称号。

三年后的春天,战火硝烟尚未散去,作为桂林军校即将毕业的学员,来到边防第一线英雄连队战地实习,我恰好担任连队的八班长,然该班已无参战老兵了。班里的战士告诉我,只有连队的司机是原八班的,还同你是老乡,来自广东惠州。当时,就是他较早发现敌人,赢得了先机。连队干部告诉我,这名新兵在战斗中非常英勇,击毙多名越军,为坚守阵地作出了贡献。由于连队只有30%的立功指标,他只得到一个嘉奖。之后,连队看他表现好,就推荐他去学开车。回来后,工作认真出色。

我找到了新兵,他腼腆地说,战斗的情况你已经清楚了。现在还不错。我了解到,当司机也非常危险和辛苦。除了正常的保障连队所需的军事装备、物资给养等,还要负责其他运输,几乎每天都有出车任务。敌情紧张时,还要防流炮、防越军特工,加上公路多是战时筑成,崎岖不平,狭窄弯急,而他一直坚持下来。

今年新春期间,我和他有过交谈,现在还不错!比起牺牲的韦排长和其他战友,我们好多了。或许正是居于这个信念,他退伍后,默默地奋斗在我市的公安战线上,不懈地守护着百姓的安宁。

惠州新兵的名字叫傅桂林。

?

同学战友

1982年春的战地实习,我们一个班的同学被分配到连队各个班担任班长。一天深夜,九班一名战士跑到我的床头说,八班长,九班长腹痛得厉害,你快去看看。我连忙赶过去,只见同学头冒冷汗,非常难受。连队卫生员在一边说道,吃了肠胃药和止痛片都没有效果,连队也没有其他药品。同学却说,不要紧,一会就过去了。这一段时间经常是这样。你们都回去休息吧。

看着同学日渐疲弱的身躯,其他同学和连队干部也多次劝他到后方医院住院治疗。他却说:“这是前线,我不能当逃兵。”就这样,他坚持每天带班训练,站岗执勤,巡逻放哨。腹部疼痛时,就吃几片肠胃药或止痛片。

实习凯旋,过完五一,他住进了医院,诊断为直肠癌晚期,手术后也恢复良好。毕业时,为了照顾他,安排留校工作。然而,病魔再次光临,第二年,20岁的生命戛然而止……我想,假如没有去战地实习;假如边防的条件没有那么恶劣,环境没有那么艰苦;假如我的同学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。然而,没有假如。

直至2015年,有同学联系上了他的亲人。八一节,同班战友前往湖南怀化辰溪县仙人湾乡炮台村拜访探望同学的母亲,及进行祭拜活动。母亲拿出为数不多的照片及一双皮鞋,“这是你们同学的照片及部队发的皮鞋”。望着这双精心呵护的皮鞋,它寄托母亲多少的哀思。当年,它意味着儿子走出农家,是军队军官的象征。如果没有病魔,她的儿子或许是一名将军了。看着这一切,心灵受到极大的震憾。我更加体会到“对于世界来说,你只是一名战士;对于母亲来说,你却是她的整个世界”这句话的深邃。

学友,你走出了大山,又太早回到了大山。

怀念你,我失去的第一个战友,汪小平同学。

?

女列车长

2017年的3月,军校同班同学相约前往实习连队看看35年战斗过的地方。途中班长赵海明给我们讲了一个令他一辈子难以忘却的往事。

1986年,两山轮训作战,军校派前往战地实习的学员出现伤亡,已是宣传处干事的班长奉命将烈士的骨灰盒带回桂林,参加追悼大会。由于时间较紧,班长一行两人只买到昆明至桂林列车的站票。上了火车才发现每个车厢都挤满了人,几乎没有立足之地。这样不行,一定要给烈士找一个安放的地方。他们在车上辗转艰难地找到了列车长,班长用恳求的眼光对女列车长说,我们带着3名烈士的骨灰盒,看能否找一个座位,让我们安放。列车长一听,二话没说,“好!我们要让每个烈士都有一个卧铺。请跟我来。”“让一让,我们在护送烈士。”列车长带着班长穿过一节节挤满了旅客的车厢,来到了专供列车员休息的铺位,对正在休息的列车员说,你们另外找地方休息,这里让出来给烈士休息。说完,她不顾年青列车员诧异的眼神,给每个烈士骨灰盒各安放了一个铺位。“同志们,你们累了,在车上好好睡一觉吧。”“太感谢了!我代表军人向您致敬!”班长饱含热泪向女列车长敬了一个军礼。途中,女列车长还不时地过来照看。在列车长的关照下,班长顺利地完成了任务。

然而,遗憾的是,未曾想起要问一问女列车长的姓名,到现在也记不起列车的车次。但这件事,这名列车长,却让我感动一辈子。班长眼上已是泪花。

不知姓名的女列车长,您在哪里?

Tags:边关 记忆 责任编辑:admin
】【打印繁体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难以忘却的记忆